赛车官网,平台,注册,登录,走势

欢迎您~
 

45个热词背后,藏着你的2020 | 年度话题盘点

  •   来源:第一财经YiMagazine  作者:陶紫东、袁颖  发布日期:2021-01-05     
  

# 2020年度辞典

捷克有句谚语,叫“学一门新语言,获得一个新灵魂”。在众多解读中,有一层的含义是指:一门语言中的词汇、语态的存在本身就会影响人们的思考方式。因此通过学习不同语言中的新词汇,你可以收获过去不曾有过的新视角。

科学家确实找到了不少反映这一观点的现象。例如据美国科普杂志《环球科学》介绍,在澳大利亚一个叫作波姆普劳的原住民小部落里,每个孩子都能不借助任何指南针和导航便清楚地指出东南西北的方位。这是因为他们的语言中没有左右这样的方位词,而只有东南西北这些描述位置的绝对词汇。久而久之,那里的人就拥有了辨认方位的能力。

又比如,在好多年前的杂志中我们曾介绍过,爱斯基摩人的语言中,形容雪的字眼异常丰富,有“地上的雪”(Aput)、“正飘下的雪”(Qana)、“堆积的雪”(Piasirpoq)、“雪堆”(Qimuqsuq)等等,爱斯基摩人比其他民族更容易感知到世界上有那么多状态的雪,语言既是原因,也是结果。

事实上,一门语言本身也是动态发展的。网络上三不五时就有那么多新词出现。新词背后,往往又附带一个热议的社会话题。

站在2020年的终点回望这一年,新鲜词汇的出现也依旧频繁。

以下这些词,无论好坏,它们都在2020年出现、流行,进而沉淀为文化的一部分,并在一定时间内左右过我们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

01

社会议题类

不论是历史的进程还是个人的成长,

今年我们都有几多感慨

新冠

“新冠”自然是今年当之无愧的最热词汇,从年初到年底始终是讨论的焦点。这是一个有重量的词,因为在它之下连接着更多我们难忘的词汇:用来特指李文亮医生的“吹哨人”,陪伴我们一年的“口罩”,一度成为疫情中心的城市“武汉”……以及更为复杂的,无法用简单词汇概括的全球变局,它们共同构成了2020年最沉重的命题。

 内循环

内循环是中国政府今年提出的新的经济概念,简单来说就是国内的供给和需求形成循环,拉动内需的同时,做好国内的生产技术和产业供应链,避免受制于人。对于实体经济的各行各业来说,在这因疫情显得充满紧张感的一年里,内循环和双循环基调犹如一剂强心针。

202ONE东京奥运会

由于新冠疫情,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延期到2021年了。日本为做这个决定犹豫了好几个月。后来大家多少也能理解,延期意味着之前准备的所有物料设计通通要重新来过,损失惊人。后来,美国奥运会转播商NBC出了个巧妙的主意,把2021改成202ONE,保留了2020的大部分外观,机智地减少了设计改动幅度。11月16日,日本新首相菅义伟宣布2021年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希望那时人类已经战胜疫情,能快乐地共襄体育盛会。

杭州楼市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这句话用来形容年末的杭州楼市再合适不过。蚂蚁IPO定价之后,“员工每个人都能在杭州买一套超过280平方米的豪宅”的说法出现,杭州房价蹭蹭地涨。此后IPO的推迟则给杭州楼市兜头浇下一盆冷水,“一夜暴涨80万”的楼市就此蔫了。

系统

年中,“人物”公众号发布的一篇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解剖了“黑箱”一般的外卖系统,使得困囿其中的外卖小哥成为焦点。热度过去之后,“系统”与“人”好像仍然是个无解命题。

打工人

“打工人,打工魂,打工成为人上人。”一夜之间,“社畜”换了身马甲,开始自称“打工人”,成为一种更温和的自嘲。在各种打工人语录里,幽默的句子看似是正能量的激励,实则是面对现实的无奈,这也算是对职场压力的一种集体释放。

云毕业

“家里蹲”上了半年学后,2020年的应届毕业生迎来的是最特别的毕业典礼—面对屏幕的“云毕业”。一时间各个高校铆足了创意:换头的毕业照、在游戏里重返校园、明星助阵典礼直播……“云毕业”无法弥补不能相聚的遗憾,但也留下了最特别的回忆。

内卷

2020年,内卷可谓无处不在,无论是外卖小哥还是大厂程序员都将“太卷了”挂在嘴边,教育、医疗、职场、婚恋……万物皆可内卷化。内卷本是形容社会发展停滞不前的人类学术语,现在引申为竞争的白热化。为什么都要挤在一条道上竞争?背后其实是无奈的现实:社会对成功的定义太单一了,大多数人(划重点)没有别的退路可言。

小镇做题家

“小镇做题家”本是一个自嘲称号,它指的是这样一群人:从小县城考到大城市的985、211大学,原以为高考能改变命运,却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应试能力开始失效。早在被广泛报道前,“小镇做题家”就已在豆瓣有了根据地,有十多万人聚集在“985废物引进计划”小组分享自己的沮丧。“小镇做题家”引发热议的背后,其实是“寒门难出贵子”和“社会内卷化”的焦虑。

月经贫困

卫生巾是女性必需品,但不是人人都用得起。“月经贫困”已成为国际性话题,部分女性受限于经济能力,还有一部分人囿于耻谈生理期等社会禁忌。许多女性没有窘迫到用不起的程度,但大多数时候只是因为无法选择而被迫承受,对她们来说,“卫生巾自由”仍是奢侈品。

PUA

PUA是个老话题了,今年被旧事重提是因为火箭少女101成员Yamy与其公司的纠纷。PUA的全称是“Pick-up Artist”,以前是指用自我包装和社交技巧吸引女性,以达到控制的目的。在职场中,它被部分领导实践为通过羞辱、打压自尊使人怀疑自己的方式达到精神控制的目的。Yamy事件之后,网友纷纷类比自己的职场经历,发现“职场PUA”异常普遍。

离婚冷静期

5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通过,并将于2021年1月1日实施。其中,被写入《民法典》的离婚冷静期成为社会焦点。离婚冷静期,是指夫妻离婚时,强制要求双方在一定时间内考虑清楚后再行决定是否继续离婚。冷静期本身透着“劝和不劝离”的传统式思维。但也有网友质疑,若是一心想分手或在婚姻中痛苦不堪,为什么不能尽早解脱?事实上,在许多人看来,或许比离婚更该冷静的是结婚。

02

消费风向类

买,依旧是生活的主旋律,

也同样是生活新鲜感的构成主体

地摊经济

相比那些需要经年累月实践的大政方针,“地摊经济”更像是疫情之后的特殊手段,产生了一种“短暂又辉煌”的热度。今年开春疫情稍有控制但就业形势不甚明朗的情况下,去摆地摊成为一个对许多人来说可行的创收选择,甚至被称为“中国的生机”。但如果这样的生机建立在影响市容市貌、卫生条件得不到保证的乱象之上,“地摊经济”渐渐销声匿迹也就可以理解了。所以,选择保留还是取消地摊考验的是各地政府的管理与平衡之道。

尾款人

“打工人”的出现使“××人”这一说法延伸到各个领域,临近双11,“尾款人”应运而生。“定金+尾款”的网购方式带给大家的是节前节后“天上地下”的落差感,“付定金的时候有多意气风发,给尾款时就有多心灰意冷。”当你在为尾款而苦恼的时候,是否后悔被李佳琦的钟声给敲醒呢?

0糖气泡水

气泡水不是新名词,但当喜茶、奈雪的茶都开始做气泡水,元气森林在6·18、双11等各类大促中销量夺冠并在我们的金字招牌大调查中也超过可口可乐时,意义就不同了。硬要从中找出点新意的话,大概就是瓶身上一串0的气泡水霎时间成为新风口,被铺满各大商超、便利店和粮油烟酒店。仔细一想这股热乎劲和当年的共享单车热其实没啥大区别,只是这次传统零售行业终于也能风风火火乘上风口了呢。在移动互联网创业热的尾端,传统快消感受了风口,也算可喜可贺。

××里的茅台

终于,我们不用再乏味地言必称“××里的爱马仕”来表达某物的Top级别。茅台的股价神话让它也晋升成了这样一个代名词,股市里会用“××里的茅台”表示这个品牌在所处行业占据龙头的位置。比如海天是“酱油茅台”,农夫山泉则被称作“水中茅台”。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对当下年轻人来说,没什么烦恼是奶茶不能解决的。一夜之间,不知哪里冒出来的热搜语,“秋天的第一杯奶茶”成了检验爱情和友情的试金石。微信发一句“想喝秋天的第一杯奶茶”,收到红包的人美滋滋发朋友圈,没收到的直接感情破裂。和“孤寡青蛙”一样,这年头,越是无厘头的梗,越容易成为热点。当然,随着商家接着又打出了冬天的第一顿火锅/烧烤/麻辣烫的广告,大家也快对它无感了吧。

JK制服

对熟悉小众文化圈子的读者来说,JK制服并不是一个新概念。JK取自日语中的假名读音,意为“女高中生”,JK制服即日本女高中生的校服。但今年JK制服在国内又火了一把:名为“温柔一刀”的格裙卖上热搜,火到以格子伞闻名的天堂伞也决定开始做制服生意。从国外的校服到国内的时装,又是一个“墙外开花墙内香”的案例。

03

影视综艺制造类

今年影视综艺亮点颇多,

出圈包袱也跟着井喷

姐姐

从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到电视剧《三十而已》,“姐学”无疑是今夏最火的一门学问。随着女性意识崛起,网友追着30岁左右的姐姐疯狂打call才是最新潮流。但热度过后“姐姐”的处境是真的变好了,还是被短暂消费了?至少,媒体上白幼瘦审美取向还未真正改变。

当然,走出综艺走入社会,女性对抗不公、暴力和性骚扰的互助氛围正越来越强。“姐姐来了”已成为一句能让人感受到力量的口号。

爬山

还记得今年夏天被张东升支配的恐惧吗?悬疑剧《隐秘的角落》里张东升带着不愿替其挽回婚姻的岳父母爬山,并将之推下山崖的剧情让爬山梗刷了屏,一道出圈的还有“你看我还有机会吗”,以及每次响起必有角色死亡的“送魂歌”《小白船》。从此,当朋友邀你一起爬山时请多多细品,可能你说的哪句话已经无意间得罪了他。

 

普通又自信

《脱口秀大会》上,选手杨笠发出灵魂拷问:“有些男人为什么明明看起来那么普通,却可以那么自信?”这段吐槽一出,在场男士如坐针毡,在场女士爆灯支持。事情到这还没完,这个梗很快登上了微博热搜,有人提出质疑,杨笠你这是搞性别对立/女权主义/一定是个丑女吧。脱口秀本质上只是讲段子,但市场的反应值得玩味。

茶艺

今夏茶艺哪家强,《三十而已》林有有。当林有有舔着许幻山的冰淇淋上热搜时,什么喜塔腊·尔晴早已成浮云。有意思的是,有些人一边痛骂剧里的绿茶,反手又点开了新出的茶艺滤镜来个三连拍。看,人类的本质都是双标怪嘛。

 

发烂发臭

《小时代》里有一段名场面:顾里生日会上,南湘举着红酒杯骂道“我发自内心地祝愿她,从此以后,和我的人生一样,开始发烂发臭!”今年夏天,随着顾里34岁生日到来,微博上掀起了一股用南湘语录为顾里“庆生”的新型狂欢。当然,怎么看都不像衷心祝愿。今年《小时代》意外地又红了一把,除了发烂发臭的助推,大概也和郭敬明又上了《演员请就位》而演员们反复要演《小时代》有点关系。

《小时代》当年批驳一片,今年怎么又成了集体回忆被重新炒热?掐指一算,估计是当年看《小时代》的人恰好长大了吧。

端水

如果你长期混迹饭圈,好巧不巧还是个团粉,那“端水”一定是你的日常绝活。顾名思义,“端水”指的是一碗水端平,不论是对同一组合的不同成员,还是对同一部门的不同员工,同一家庭的不同成员,都要表现出相同的喜爱。每个身在江湖的人都懂,端水是门大学问。

想要成为rap star吗

嘻哈年年有,今年特别热,《中国新说唱》《说唱新世代》等几个大热的说唱综艺扎堆上线让“rap”又迎来了一次热度高峰。《中国新说唱》里朴宰范的一句“想要成为rap star吗”更是成为短视频平台出现频率极高的调侃语句。看见句子是不是就仿佛听见声音了呢?

 

正道的光

出自黄渤演唱的歌曲《正义之道》,这首歌在各种正能量视频中作为BGM出现,旋律和歌词都颇具洗脑功效,所以受到了广泛传播,“正道的光,照在了……”也成了常用句式。在某件事得到了正义的处理或是收获好的结果时,转发文案或者视频弹幕里总是铺满正道的光。

大威天龙

这个看上去充满中二和玄幻风格的词来源于电影《青蛇》中法海的经典台词,“哼!雕虫小技,竟敢班门弄斧,大威天龙!”今年被B站up主做成鬼畜视频之后成为网络热词。现如今,数码博主想夸一个产品夸得有网感,一般都会加一句“大威天龙”以示入时。

04

大厂创作类

只要我们还围着手机、网络打转,

就很难不被大厂左右

后浪

B站是今年热词不可忽视的创作主体,一出五四青年节宣传广告打响了“后浪”一词,给新时代的年轻人下了一个定义,却因为呈现画面中的青年形象过于离地而受到热议。半年过去,争议消退,但“奔涌吧后浪”还是给2020年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后浪”这个词也扎扎实实成为当下年轻人的代名词。

拍一拍

6月17日,微信上线了拍一拍功能。在对话框轻点两下头像,就能完成一次拍一拍。虽然QQ早就有戳一戳、抖一抖甚至砸榴莲平底锅等等各种互动,但体现一个产品社会影响力的地方就在于此了:有且只有拍一拍—这个被张小龙称为用一行代码实现的功能—达成文化意义上的出圈。它流行的关键或许就在于动作简单又有生活化的画面感,可以代入多种情景。领导器重了拍一拍,感同身受了拍一拍,得意洋洋了拍一拍,一阵惋惜了同样拍一拍。而当拍一拍增加了可改后缀的功能后,大家不慎拍了某位唐老鸭迷妹的鸭屁股或是不小心就拍着某位大兄弟的肩膀要请他吃饭的尴尬时刻也陡然增加。

“网抑云”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继“佛系青年”后,“网抑云”成了又一个丧文化代名词。“网抑云”指网易云音乐,因为网易云用户喜欢在评论区发表伤春悲秋的“伤痕”文学,带有嘲讽意味的新词汇“网抑云”就此诞生。强调社交属性的网易云音乐曾因用户评论出圈,如今却陷入“人均抑郁”的怪象,同样的内容形成了相反的营销效果,真是成也UGC,败也UGC。

05

民间众创新梗类

寥寥数字,

一段你懂我懂大家懂的故事跃然纸上

227

“227事件”的影响力辐射全年。从去年因《陈情令》火到出圈,今年因为同人创作网站AO3被封导致口碑下坠,对这一系列事件的主角肖战来说,2020年好比坐上了过山车。粉丝的覆舟之力也许是“227事件”留在互联网上最大的tag。同时,它也让人见识到了饭圈文化向社会公共空间延伸的张力。

凡尔赛文学

网友小奶球从讲述18世纪末法国凡尔赛宫贵族生活的漫画《凡尔赛玫瑰》中找到灵感,创作出“凡尔赛文学”一词用来嘲讽在社交平台上状似低调的炫富者。“凡学”有三大要素:先抑后扬明贬暗褒,自问自答,灵活运用第三人称视角,以不经意间露出“贵族生活”线索。而这一学派的走红还多亏了北京网友“蒙淇淇77”。

拼单名媛

“名媛”永远是社交网络的关注焦点,前有纸醉金迷的上东区名媛,后有离不开牛油果的昌平名媛,如今又来了群拼单名媛。高档下午茶、奢华酒店套房甚至一条大牌丝袜……只要你能想到的,她们都能拼。“拼单”与“名媛”的反差构成了这个荒诞的都市传说,消费场景展现出的符号意义似是上流社会的通行证,但也可能是镜花水月。

法外狂徒张三

2020年,罗翔教授以他风趣又硬核的法考课在B站走红并出圈。就像数学课本的例子里总有一个一边放水一边排水、总是忘了东西来回跑的小明,罗翔老师也爱在课堂例子里用“张三”这个虚拟人物来举例。在罗老师的课中,张三抢过钱财、装过大仙、有看过小姑娘洗澡、酒驾还和交警对着干……做尽了刑法上不让做的事。因为张三犯案累累,而所犯案件又往往曲折离奇令人印象深刻,久而久之人送外号“法外狂徒张三”。

财富密码

财富密码是致富经吗?对,也不对。它不是巴菲特教你看懂财报类的硬知识,而是内容创作者可低成本暴力变现的创作主题,例如爱中国也被戏称为外国主播的财富密码。财富密码其实容易辨认掌握,但往往这又会造成内卷。有一阵子,吃播的财富密码严酷到了人人必吃鲱鱼罐头,而美食博主则是不做龙吟料理上不得台面。当然,这些密码最后都会因为创作者的同质化创作而失效。

赘婿

今年有两件事使得“赘婿”二字在十级冲浪选手中普及开来。其一是一套《龙王赘婿》的短视频连续剧在B站上热议,其二是郭麒麟确定拍摄网文《赘婿》改编的电视剧。

赘婿一词,据说可考至《史记》《汉书》一类的历史典籍中,指那些因家贫入赘为婿之人。随着一篇叫《赘婿》的网文走红,这一词汇随后演化成一种固定套路的故事。“赘婿”故事一般有这样的节奏:开头,男主作为入赘女婿,虽然任劳任怨对女主爱得深沉,但在女方家里从上到下受尽欺凌。但是突然,出现一个神秘男子跪在男主面前,毕恭毕敬地大喊“三年之期已到,有请龙王/王爷/总裁/老爷/掌门/宗师/神医……归位”。然后曾凌辱男主的人不是吓破胆就是遭报应。简单点说,赘婿就是一种先抑后扬的男性频道里的爽文套路。

脚艺人

你或许不知道“脚艺人”是什么梗,但应该在短视频平台上看过类似的视频:搭配着可以踩点的BGM,在每个节拍点“啪”地干练甩开腿,再用手捂住嘴巴顺势迎接下一次甩腿。这套动作源于一个叫“赵样帅”的抖音网红,因其土味特质被大批明星和素人竞相模仿,他们也因此被称为“脚艺人”。又是一类让人迷惑的精神小伙文化。

弄弄子

“弄弄子”出自豆瓣“糊弄学”小组,这群人善于不露马脚地敷衍,并乐于向组员传授糊弄心得。比如在处理人际关系时,“弄弄子”就精辟地总结出了“先肯定对的再否定错的”,这样的礼貌敷衍会显得内容比较丰富。如果有人向你抱怨,但你又不擅长/不想费脑筋安慰人,也可以试试“哎,这叫啥事儿啊,要是我,我也受不了”的句式。

06

流行语梗类

你别问它出处在何方,

说起来开心就完事儿了

爷青回、爷青结

爷青回,2020年B站年度弹幕。如今缩写似乎不再是英文的专利,在中国的互联网语境里中文句子也开始被各种缩写代替。“爷的青春结束了”“爷的青春回来了”就被缩写成“爷青结”和“爷青回”,往往用在某种带有“时代眼泪”性质的事物消失、改变或者被重新提起的情况下。科比去世,“爷的青春结束了”,《犬夜叉》后传开播,“爷的青春回来了”。至于这个“爷”则是由网红“带带大师兄”孙笑川带火的第一人称新表达。如今社交平台上放眼望去全是“爷”。

 

芜湖~起飞

叫嚣着“谐音梗要扣钱”的冲浪选手们事实上是谐音梗最广泛的受众,如果你以为芜湖只是安徽的一个地级市,那确实lay back了,它被网友用来替代同音的语气词“呜呼”,往往为了表达一种欢快的情绪,一般后面还会后缀一段波浪线,所以今天你“芜湖~起飞”了吗?

抽华子

象征着“权力”与“地位”的中华牌香烟有了一个接地气的叫法—华子,“抽根华子”就是“抽一根中华烟”。这个梗来自抖音上的网红李会长(街溜子),除了溜达以外,他最大的特点就是一直夹着一盒中华烟,遇见人就要给别人一根中华抽。

不讲武德

一句“不讲武德”让大家认识了马保国。这位69岁的“太极大师”说,他在和年轻人切磋武艺时,原想点到为止,不料却被偷袭。鼻青脸肿的马保国愤而录下小视频,指责年轻人不讲武德。这一套操作下来,马大师很快成了哔哩哔哩鬼畜区的“新宠”。和马保国一起名扬B站的,还有诸如“耗子尾汁”(好自为之)等因口音引发的谐音梗。

 

社死

如果你是豆瓣十级冲浪选手,你一定听过“社死”。前者源自“社会性死亡”小组,意指在公众场合做出不合时宜的行为而颜面扫地,例如在快递小哥和所有邻居的瞩目下,扛着一大箱老妈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成人用品包装纸箱打包的棉被回家。自微信上线“拍一拍”功能后,领导、客户和暗恋对象突然的关怀让组员“社死”几率直线上升。如果觉得“社死”程度极度尴尬,一般还会进一步用“实体火化”描述极度尴尬的处境。

脚趾抠出一座×××

现在的网友不仅自己尬点低,还容易犯替别人尴尬的毛病,尴尬到“脚趾抠地”已经不足以形容内心的窒息感。“抠出一座精绝古城”“抠出一座梦想豪宅”“抠到宇宙坍缩”……随着脑洞越开越大,脚底的挖掘工程也越做越恢弘。“脚趾抠出一座×××”已成为网络表达中形容尴尬的专属动作,形容词有多猖狂,尴尬就有多难藏。

小丑竟是我自己

自嘲永无止境,本以为“打工人”会为2020年的自嘲之风划下句点,谁能料到“小丑梗”成为一匹黑马杀入大众视野。影视剧里的小丑永远都涂抹着厚重的妆容,嘴上挂着一丝勉强的微笑,这模样像极了生活不如意还要强颜欢笑的自己,“小丑竟是我自己”也因此成了卑微二字的最新代替语。悄悄给女神点了一杯奶茶送到工位,却被她转手送给了男朋友,噢,小丑竟是我自己。

0
分享到  
 
 

微博评论
内容正在加载中,请稍候……